028-68676234

QQ咨询

电话:028-68676234
邮箱:wanhecheng@qq.com
手机:028-68676234
地址:万和城中山路189号万和城集团

万和城登录新闻

腾冲行走记(一)

作者:万和城 发布时间:2019-04-12 01:09
  腾冲行走记(一)

  1、三月中旬,济南春意渐浓,江南已是草长莺飞,姹紫嫣红开遍,一个清冷的早晨,打点好简单的行囊,径直出发,向南,再向南,目标腾冲国殇墓园,赶在清明节前夕,去给远征军的壮士们墓前献上一束鲜花,寄托一下我的哀思,表达我对他们浓浓的敬意。

  从济南到昆明坐高铁14个小时,从日出坐到到日落,从车厢里人满为患,到整个车厢冷清到只剩下我一个人,昆明终于到了,当天休息一晚,第二天一早继续启程。

  昆明到腾冲又是六百多公里,坐飞机一个小时,坐汽车十个小时,为了能体验抗战时修筑滇缅公路的艰难,为了一睹怒江的风采,为了饱览祖国西南边陲的大好河山,我还是选择了汽车。当然,此高速公路远非当年的滇缅公路,但它们的地形地貌是一样的。

  大巴车是双层巴士,第一层放行李,第二层才坐乘客,因为订票早,我坐在了最前面,正下方是司机的驾驶室,前方和左边是宽大明亮的玻璃窗。车在行驶的过程中,两边青山排闼而来,又迅疾退去,无边美景尽收眼底,完全契合了我对此行程的设想。

  车子出了昆明便一直行驶在山间,山并不高大,却植被茂盛,杂树灌木依旧葱茏,云南的阳光永远是那样灿烂,天空是那样湛蓝,仅仅看窗外,便感到暖暖的,会觉得连风儿也是那样轻柔。而此时的济南虽然也已春暖花开,但山上还是光秃秃的,灰蒙蒙的,枯草中新生的小草,还没成燎原之势,杨树,槐树,榆树,法国梧桐等常见树种枝头绽开了新绿,还没有开枝散叶,形成一片浓绿,只有那些生命力极强的柏树呈现着一种仿佛耄耋之年的老绿,灰绿,给北方大地那天寒地瘦的风景线增加一丝暖意。

  北方的大地辽阔,空旷,原野里是整齐划一的麦田和村庄,略显单调,呆板,而这里很难看到成块的平地和大规模的村庄,稍微和缓的坡地被开垦成田,山坳的边边角角上,三五栋或者十几栋房子便是一个村庄。一口池塘就建在田边,田野里几垄香葱,几垄菠菜,青翠欲滴,而油菜花正在怒放,金黄鲜亮的颜色饱满,喜庆,让人看了欣喜,心里莫名的兴奋。有的山整座被围成梯田,梯田一级一级直铺陈到山顶,村寨就建在山上。如果是秋天,水稻收获的季节,那种金黄也很让人震撼和向往。

  车过楚雄,我依稀有些亲切感,去年也曾来过这里,那次是报团去大理,丽江,中间在这里住过一晚。楚雄是个彝族自治州,我们的导游就是这里的,个不高,黑瘦黑瘦,还有点罗圈腿,我们都称他“黑哥”。

  那晚在饭店吃饭时,黑哥特别热情,说到他家乡了,他有理由尽一点地主之谊,给我们每桌上了一瓶酒,酒是四十多度的米酒,口感还不错,有点绵软,一人分了一小杯,喝得不过瘾,再去买时,饭店告知我们一瓶要一百元,想想这样的酒估计在超市也就二三十块钱,还是算了。

  那晚印象深刻的还有饭店里组织的敬酒歌,五个身穿鲜艳民族服装的彝族妇女在一位黑脸汉子的带领下,在我们酒桌旁边站成一排,边拍手边扭动身体边放声高歌,歌声嘹亮欢快,短促有力,清脆悦耳,唱完后我们共同举杯,宾主尽欢。后来,去大理,去丽江,去泸沽湖,这样的歌舞几乎陪伴了我们一路,只是民族从彝族变为了白族,纳西族,摩梭族等等,我们知道,这就是云南旅游的特色。

  2、大巴车在高速公路上以八九十迈的速度稳稳行驶,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到达大理。大理是个中转站,分界点,沿当前的公路继续向西北出发,可去丽江,泸沽湖,香格里拉,折而向南,可去保山,腾冲,芒市,瑞丽。

  城市边缘的大理并没有露出它的真容,公路边有数栋拔地而起的楼房,远处是一片白色的,低矮的建筑群,看不到苍山洱海,看不到大理古城,看不到阿鹏哥与金花(白族人对青年男女的称呼),城市的边界线止步于周围的群山,山外是和缓的平坝,坝外又是起伏的群山。就在这山与平坝间的皱褶里,我知道,城市在呼吸吐纳着,每天都有无数的游客纷至沓来,出出进进,寻找诗意与远方,寻找鲜花和阳光,寻找平静与安详。或者什么都不寻,像我去年一样,随意走走,看看这块《天龙八部》里段誉生活的土地上,是否真有那么多柔情似水,又性烈如火的姑娘,这里的茶花是否那样种类繁多,格外芬芳。

  去年的大理还是隐隐有些让我失望,古城完全商业化了,街道两边全是客栈商铺,街上是潮水一般的游客,用猎奇的,漫不经心的眼光逡巡着,又在导游漫不经心的讲解下呼啸离开。洱海周边正在整治,一些客栈被拆除了,一些道路正在维修,尘土飞扬处难见往昔的宁静,也不再有艳遇生存的环境。洱海还是那样清澈,远处苍山如黛,但却没有了风花雪月的诗意。

二维码

网站地图(XML)网站地图(HTML)
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万和城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