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-68676234

QQ咨询

电话:028-68676234
邮箱:wanhecheng@qq.com
手机:028-68676234
地址:万和城中山路189号万和城集团

万和城登录新闻

万和城报道《故事里的人生》(一三两 我死后,请烧毁我的齐部书稿)

作者:万和城 发布时间:2019-07-01 00:00
  万和城报道《故事里的人生》(一三两 我死后,请烧毁我的齐部书稿)

   《故事里的人生》132

   我死后,请烧毁我的全部书稿

  1924年6月3日,他躺在维也纳近郊基尔灵疗养院的病床上,望着窗外发呆。连日来不断咳血,呼吸越来越困难,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他闭上眼睛,人生经历一幕幕从他眼前掠过:1883年,他出生在捷克首府布拉格一个犹太商人家庭,他是家中长子,身下有三个妹妹,另外还有两个早夭的弟弟。父亲在艰苦创业中养成了粗暴而刚愎自用的性格,对他的管教“专横犹如暴君”,他一直崇拜和敬畏父亲,一生都活在父亲的阴影里,而母亲则性格内向,气质低郁,多愁善感。他自幼爱好文学、戏剧,18岁进入布拉格大学,初习化学、文学,后迫于父亲的命令改学法律,获法学博士学位。中学时代,他酷爱法国自然主义文学,对斯宾诺莎、尼采、达尔文等产生了极大兴趣。读大学时,他十分崇拜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,读了不少他的著作,深受其影响。他也读过中国的《论语》、老子的《道德经》和《南华经》,他非常欣赏老子的思想。在爱好文学的同学马克斯•布洛德的鼓励和支持下,他开始文学创作,并与布拉格的作家来往,参加一些社交活动,并创作了他的首篇短篇小说《一场战斗纪实》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获法学博士学位后,他到法院实习了一年,后在“通用保险公司”当见习助理。1908年,他又到“工伤事故保险公司”任职。1921年,患了多年的肺结核病加重,开始咳血,1922年6月辞职。养病期间,他除继续创作外,还游历了欧洲各地。

  想到爱情婚姻,他更是一阵阵苦楚,他身高一米八二,相貌英俊,特别是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很能赢得少女的芳心,不少他很喜欢的女孩子都追求过他,他也曾先后三次订婚,但最终都解除了婚约,现在他四十一岁了,仍孤身一人。

  想想自己的人生经历,在常人眼里,似乎并不怎么波折,但他自己却不这么看。他觉得他活得太累了,社会的腐败、奥匈帝国的强暴专制、政治矛盾与民族矛盾的双重困扰、人民生活的贫穷困苦、经济的衰败以及家庭中父亲的专横,让他与这个世界越来越隔膜、疏远,以至于彻底隔绝。他始终感到压抑、忧郁、苦闷、孤独和痛苦,他觉得他生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,他敏感而怯懦,甚至恐惧,他害怕生活,害怕交往,甚至害怕结婚成家。工作之余,他把自己封闭在屋子里,焚膏继晷地拼命写作,以此来排遣他的孤独和忧郁。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满意,包括写作,他经常撕毁自己的书稿。有一天,他读到巴尔扎克刻在手杖上的“我能摧毁一切障碍”这句话,心灵受到了极大震撼,他觉得,他与巴尔扎克正好相反,应在自己的手杖上刻着“一切障碍都能摧毁我”。他实在是太无能、太无用了,他一生活得卑微、晦暗和支离破碎,他的整个人生,无疑是一次带病之旅,不管是肉体的还是精神的,都是如此……

  正想着,门轻轻地响了一下,他知道,是他的挚友马克斯•布洛德来了,自他病重以来,马克斯•布洛德几乎天天来看他。正好,他还有事要嘱托马克斯•布洛德。

  当马克斯•布洛德坐到他床头的时候,他轻轻地拉住布洛德的手,对他说:“亲爱的马克斯•布洛德,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嘱托你,你一定要办到!”

  他见马克斯•布洛德肯定地点了头,便说:“我不是燃烧着的荆棘,我也不是火焰。我只是跑进了自己的荆棘丛中而无法走出来的一个人,我走进了一条死胡同。我想通过写作把我自己救赎出来,但我没有做到。在我有生之年,我一直是一个死者,现在我真的要死了。一个人如果于人无补,就只好沉默。因此,我请求你,我的遗物里,凡属日记本、手稿、来往书信、各种草稿等等,请勿阅读,并一点不剩地全部焚毁。可现在,我病得连这点事也做不了了,我死后,就拜托你替我办吧。”

  布洛德不能不答应,他怎么能忍心拒绝一个人临死前最后的请求呢?

  他满意地闭上了眼睛,过了一会,他停止了呼吸,平静地走了。

  他就是二十世纪初叶奥地利伟大的小说家弗兰兹•卡夫卡。

  作者感言:卡夫卡走了,但他的朋友马克斯•布洛德出于对卡夫卡的崇敬和深厚友谊,不甘心卡夫卡的心血化为纸灰,违背了自己对卡夫卡的承诺,将卡夫卡的全部手稿认真整理,相继出版,于是,生前只发表很少作品而默默无闻的卡夫卡,死后则走上了历史前台,成为现代派文学的鼻祖,表现主义文学的先驱。卡夫卡用德语写作,他的文笔明净而想象奇诡,常采用寓言体,用变形荒诞的形象和象征、直觉的手法,表现了被充满敌意的社会重重包围而无力反抗的个体生命的孤独、苦闷与绝望,对社会的陌生感、孤独感和恐惧感,是他创作的永恒主题。他别开生面的写作手法,令二十世纪各个写作流派纷纷追认其为先驱。

  我们把卡夫卡的人生经历和他嘱托朋友烧毁书稿的事说给大家,是想借此聊聊“不自信”这个话题。

二维码

网站地图(XML)网站地图(HTML)
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万和城 版权所有